【必读】最有可能影响2015年的十大观点


【必读】最有可能影响2015年的十大观点

东南欧此起彼伏的街头抗议,到西北欧不断涌现的地方主义,一大堆烂摊子这样被甩进了2015年。


对于西方政客来说,这一年将是遍布荆棘的。他们不仅要防止失望的选民就此倒向民粹主义,也要避免阶层和种族对立进一步蔓延。就在2015年伊始,法国巴黎遭遇“悲情三日”。极端分子的袭击已使得欧洲内部的矛盾和对立再度激化。


显然,内部事务已经乱成一锅粥了,还要面对外交上的云谲波诡。敌人和朋友的界限已经变得模糊不清,中东的动荡考验着传统的外交常识。


向东望去,俄罗斯和中国也在施展力量,新的博弈正在展开,新的平衡却未形成。


如果说政治和经济上的不确定性,让2015年成为阴郁的一年,那么科技的进步,则有助于消解悲观的情绪。物联网的崛起、支付技术的革命、一切使新技术变得便宜的努力,都在改善着人类的生活。


下文梳理了最有可能影响2015年的十大观点。它们不仅是对当前趋势的描述,更有可能是未来变革的向导。


1. 弱势的政府

现在还有谁想当政客?对西方国家来说,现在是最难的执政时期。2015年的政治相当于“管控失望”。


之所以会这样,部分应归结为紧缩政策、经济衰退,以及政府降低赤字的企图。西方国家寅吃卯粮并不是什么新鲜事,但在老龄化和失业率面前,高负债就不是闹着玩的了。更严重的是,西方人在无数选举承诺的挑动下,仿佛已从政府那里看到了免费的午餐。让这一希望破灭,意味着告诉选民,免费午餐已经吃到头了。


但相比过去,政府能做的已经不多。正如《权力的终结》一书的作者、委内瑞拉经济学家摩西·纳伊姆(Moisés Naím)所言,权力已从政府手中,向个人、公司和非政府组织手中转移。政府想砍福利,人们就上街,想要加税,议会就要加强安保了。


面对失望的人们,政府能够做什么?比如说结束紧缩政策,这看起来可没那么容易;又比如加入欧盟和北约这样的组织,让相对落后地区的人往西北欧“自由迁徙”,或者背靠大树好节约点国防开支;尤其是,政府可以考虑下放权力,真正容忍地区自治。这正是下面将要提到的观点。


2. 政治地方化

对于政治而言,如今恰逢寒冬:投票率低、支持率低、政党萎缩、民粹主义崛起。1992年英国大选的投票率为77.7%,2010年只有65.1%。欧洲大陆也一样。法国1968年国民议会选举的投票率为80%,2012年仅为55%。1972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的投票率为91.1%,2013年只有71.6%。


遍布欧洲主要国家的政治厌恶情绪,使宣扬本土化的民粹主义者崛起。他们主张保卫国家,反对国际组织——比如欧盟或者欧洲央行。进而主张保卫地区或城市,反对一国的中央政府。他们宣称,传统的政治精英未能保护选民幸免于全球化的负面效应,并向非民主的实体让渡了太多的主权,尤其是在经济政策上。


不难理解近来在英国最惹火的政治人物,要数伦敦市长鲍里斯·约翰逊(Boris Johnson)和苏格兰前首席大臣亚历克斯·萨尔蒙德(Alex Salmond)。与上面提到的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萨尔蒙德不仅成功说服45%的选民支持苏格兰独立,还使搞独立的苏格兰国民党的党员人数,从去年9月的2.5万人暴增至11月的9.2万人。


好不容易留住苏格兰后,伦敦开始给予苏格兰更多的自治权力。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苏格兰的表现,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看在眼里,英格兰的一些地方也受到了影响。不要忘了,从加泰罗尼亚、巴斯克,到科西嘉、巴伐利亚,欧洲大陆的地方主义只多不少,尤其是那些相对繁荣的地区,自治的利益还会鼓励更多的“哭孩子”涌现。


3. 便宜的科技

从食品、通讯到能源,物价都在下跌,如今一部标准的智能手机,就能让当年的台式计算机显得既笨又贵。


讨论年轻人文化的视频博主,在卧室里录一小段视频传到YouTube上去,就能获得几百万点击量,其中最成功的博主还能获得巨额广告收入。便宜的科技推动着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。以M-Pesa为例,这项移动银行服务可以通过手机短信便捷地支付和转账,如今在非洲拥有超过1200万用户。所谓的西方发达国家还在非洲身后苦苦追赶。


农业科技也便宜了,最重要的化肥价格降下来了,这要归功于低油价。中国经济减速、美国页岩气革命,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不减产的决定,让油价成为去年的焦点,虽然苦了俄罗斯,但总体而言,低油价还是令企业和家庭受益的。


与此同时,风能及太阳能技术的发展,也在拉低可替代能源的价格。


但硬币的另一面则是通缩。在欧元区,通胀率仅略高于零,远低于欧洲央行2%的目标,随时可能出现类似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通缩。低物价不是坏事,只要不是太低。2015年全球经济的健康,取决于这种平衡能否实现。


4. 对资产征税

各国税收收入的下降,正如上文所提及的那样,说明全球化浪潮下现代民主国家收税有多难。事实上,全球政府普遍无法找到增加税收的有效方法。但《21世纪资本论》作者、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·皮凯蒂(Thomas Piketty)提出,只有进一步对富人征税,才能解决发达国家社会不平等的问题。


对于政府来说,对资产征税是有吸引力的。不像在会计准则上模糊不清的利润,资产很容易识别,也更难以隐藏。许多国家的政府官员都对跨国公司向海外转移利润的行为头痛不已,却又无法有效控制这种避税行为。


征收资产税的另一大考虑,在于过去十多年资产价格大幅上涨。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的低利率环境,推高了资产价格,2008年金融危机后,美国和欧洲的量化宽松政策使资产价格进一步上涨。


古怪的是,一场经济衰退,制造出了一种支撑资产价格飞涨的环境。正在摩拳擦掌寻找各种政治上可行的征税方法的各国政府,很有可能在2015年格外关注资产税。


5. “下流”的阶层

认为社会阶层正在固化的观点,普遍流行于西方国家。但真相可能是,社会流动并非停滞,只是主要向下罢了。


牛津大学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最新研究显示,社会仍然具备流动性。考察分别出生于1946年、1958年、1970年和1980年~1984年的4组英国人发现,大约3/4的人最终摆脱了他们出身的阶层。而且这一比例随着时间变化基本保持稳定。


其他西方国家也有类似的情景。一项美国的最新报告显示,一个出身于收入最低的20%家庭的孩子最终跻身收入最高的20%阶层的概率,40年来几乎从未改变。


但英国的研究同时表明,如今社会阶层的流动更多是向下的,对于自己正从社会阶梯向下滑落的感觉,如今普遍存在。


二战之后的30年是社会流动的所谓“黄金时期”,当时各类专业和管理岗位显著增加,这创造了更多的高收入阶层,使更多向上的阶层流动成为可能。如今这样的岗位增加已经放缓,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,自然比他们的父母机会更少。可怕的是,随着人工智能和超级机器人能够完成更多的专业性工作,阶层向上流动的空间恐怕会更小。


6. 陌生的朋友

中东的动荡和俄罗斯的活跃,已经扰乱了传统的盟友关系。先是美国尝试与伊朗就其核计划达成协议,同时希望伊朗配合应对伊拉克的乱局,甚至在阿富汗撤军后能够帮点忙。


美国对伊朗抛媚眼,令以色列和沙特十分震惊,伊朗问题是这两个国家众多共同利益中的一个,尽管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持续冲突阻止两国走得更近。同时以色列还和埃及发展出一套工作关系,它们都讨厌哈马斯,正在合作封锁加沙地带的边境。


土耳其并不介意美国和伊朗的接近,但对美国为了打击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(ISIS)突然示好库尔德武装分子的行为感到厌恶,这破坏了土耳其打击


库尔德工人党的努力。土耳其同时希望美国承诺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,但因为“伊斯兰国”的原因,美国并不急于这么做。许多美国官员都倾向于保留巴沙尔政权,因为这至少能防止叙利亚分崩离析。美国也在学着长大,正如一名军事观察家所言,“如果最终的结局是一片混乱,那我们情愿选择秩序”。


同时,欧洲也不平静。尽管俄罗斯与中国关系日益密切,它仍在欧洲给自己留了后路。毕竟德国1/3的油气进口来自俄罗斯,法国还打算向俄罗斯交付首艘“西北风”级两栖攻击舰,默克尔尽管强硬,仍有可能软化立场。至于奥巴马政府,新交朋友也会谨慎,它可不想与俄罗斯开战。


7. 巨人的转身

2015年将是两个转折点。首先是俄罗斯,它正背向欧洲,向东转向中国。持续的制裁、跳水的油价严重打击了俄罗斯经济,卢布危机令外汇储备大幅缩水且利率飙升。俄政府如今预计2015年经济将会萎缩0.8%。


随着欧洲的伙伴所剩无几,俄罗斯正在寻找新的出口市场。2014年,俄罗斯与中国签署了庞大的能源协议,俄罗斯天然气未来将加速东流。


美国是另一个转折点。奥巴马第一次宣称“转向”,是发生在2011年的重返亚太,以色列和沙特不悦地发现自己要失宠了,那边的中国反而讨厌这种突然的关注。许多人认为,美国今年将向中东“二度转身”,即便并不情愿。但事实是,美国确实是在“二度转身”,只不过转向了国内。在华盛顿,对于经济问题的关切、对于海外战争的厌烦,以及政治扯皮的殚精竭虑,正令政客无暇他顾。奥巴马本人,也将把主要精力用于与一个共和党完全控制的国会周旋。


美国正在全球舞台上减少曝光度,尽管不能把这一现象说成是重回孤立主义。同时,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已经结束,新兴经济体享受的宽松信贷环境即将不复存在,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背离已经实现。在2015年,国内的经济发展、医疗改革、能源价格、移民改革是美国最关心的话题,或许与欧盟进行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(TTIP)谈判是唯一的例外。


8. 亚太新平衡

尽管重返亚太的口号已不如几年前那样有力,但美国显然不会真的走开。虽然各方争论不休,美国决心在多大程度上介入亚太地区的这些争端,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事态发展。


对于美国来说,焦点已转向国内,并不意味着全面的战略收缩。南海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它不仅是一个巨大的渔场,还有证据显示它是一个宝库——海底可能蕴藏着110亿桶原油和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。而在东海,日本挑起的钓鱼岛争议也是一大隐患。美国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希望,日本与美国、澳大利亚、印度联手应对中国。


美国广泛存在的盟友义务,到底会牵扯它的多少精力,这是一大变数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提出了“亚洲安全观”。不过外界也注意到中美之间的合作态势,这两大国家到底决定如何行动,直接关乎2015年的地区稳定。


9. 物联网崛起

冲出门去上班,衣帽架发出的急促警告声让你停下脚步:你的雨伞在叫你,提醒你待会儿可能会下雨。带上雨伞坐进车里,你的胃发起了牢骚,目的地的自助餐车心领神会。好消息!你爱吃的丹麦点心已经好了。


计算机科学家彼得·麦克欧文(Peter McOwan)设想了上述场景,展示了物联网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。物联网这一概念,是指相互独立的物体可以相互交流,在某种意义上,它们通过互联网相互连接了起来。


2015年将是智能设备大显身手的一年。苹果公司的智能家居平台homekit将会面世,人们将能通过iPhone或者iPad远程遥控智能家居设备,如智能门锁、灯泡或是监控摄像头。三星和谷歌等公司正在致力于打造新的技术标准,将在今年应用于产品上,以使智能设备网络更加有效。思科公司甚至预计,到2015年,全球联网设备将从2010年的125亿个暴增至250亿个。


“在下个世纪,地球将披上一层电子皮肤。”社会学家内尔·格罗斯(Neil Gross)1999年曾经预言,“它将把互联网当作支架,支撑和传输它的感觉。”看起来在2015年,许多基础设施将会到位,从而让格罗斯的预言成为现实。


10. 现金的末日

2013年,英国有53%的交易是通过纸币和硬币完成的。英国支付委员会预计,2015年现金支付的份额将会低于50%。


其他国家还要夸张得多。在加拿大,只有10%的交易是用现金完成的。在瑞典,这一数字为20%。丹麦央行正在计划停止印制纸币,理由是“社会对于新的纸币和硬币的需求逐年下降,我们看不到这种趋势逆转的可能性”。


支持者说,电子技术将减少排队和交易成本,在手机中嵌入支付系统,有利于追踪交易和控制预算。但对于支付安全的担忧,以及难以使用移动设备人士的抗拒,也不容忽视。


但创新不会停止。2015年,苹果公司的Apple Pay有望大显身手,届时iPhone将通过内置芯片变身一张借记卡。


商业合作
合作联系: 18605956421
客服QQ: 1126918177

吃喝玩乐北京城

北京城的吃喝玩乐购,关注我就够了!


↓↓点击阅读原文立即加入全国最大的天南地北微社区,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相聚一堂,等你来畅聊哟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