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端辉煌

“班长,快看!下雪了!”列兵刘利浩看到飞舞的雪花,顿时来了精神,忍不住惊呼起来。

云端辉煌

“这才哪到哪呀!”领班员杨欢认真帮小刘整理着装,思绪回到了他刚上山的那段日子,“那年六月天飞雪,营区门口的雪有半米多深……”

杨欢是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一名上士。中队驻地位于可可西里无人区,海拔4800多米,这里常年狂风暴雪,空气含氧量仅有海平面一半,被人称为“生命禁区”。

12年前,青藏铁路全线通车,刚从湖北入伍的杨欢和36名战友作为先遣队,顶风冒雪来到昆仑山,成为了昆仑山隧道第一批执勤官兵。杨欢站的就是第一班哨,这是他一直挂在嘴边、引以为傲的事。

那年入夏风雪交加,气温骤降到零下20多摄氏度。杨欢顶着风雪、一步一喘地拾级而上。哨位位于110 级台阶上,大概相当于五六层楼的高度,平原上轻轻松松就爬上去,放到这高寒缺氧的昆仑山格外艰难。

3阶、2阶、1阶……用了10多分钟,杨欢终于爬了上来,打开哨位上的氧气瓶,吸上氧气,满怀新鲜感,精神抖擞地走上哨位。

然而,新鲜是一时的,艰苦才是常态。建队之初物质条件有限,尤其是遇上大雪封山,他们只能到河里凿冰取水;给养难以送达,许久吃不上新鲜蔬菜,杨欢一度口腔溃疡、指甲凹陷。

“无人区的人,个个都是神;无人区的兵,个个是精英。”杨欢常常默念中队官兵编的顺口溜,告诉自己一定要挺下来,坚持下去。

最难挨的还是高原反应,用杨欢自己的话说就是“简直痛不欲生”。有一次,他由于剧烈的高原反应头疼呕吐、脸色发紫,情况十分危急。中队立即安排车辆送他下山,可他却死活不愿上车:“我能挺下来!我不当逃兵!”最后,战友们硬是把他抬上了车。

雪山之巅,凡事都要“慢三拍”。可铁道险情得不到及时排除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有一次,隧道西出口出现山体滑坡。紧急抢险中,一块山石突然从山上滚落下来,正好砸在了杨欢的脚上。卫生员急忙上前包扎,他却摆摆手:“我没事!抢险要紧!”险情排除了,他的鞋早已被鲜血染红,袜子也被牢牢地粘在了伤口上,只能用剪刀剪开。

有人说,在昆仑山上躺着都是奉献,可杨欢从没有这样想过。受伤后,他主动申请担任生态温室种植员,自学高原温室蔬菜种植技术,光笔记就记了密密麻麻两大本,把十几种常见蔬菜的生活习性背得滚瓜烂熟。他还结合高原环境特点,改良了“季度轮作”技术,确保了蔬菜产量。痊愈后,又回到了领班员岗位。

宁让生命透支,不让使命欠账。12年来,杨欢始终牢记忠诚奉献的铮铮誓言,用“苦砺精兵”为自己的青春注解,荣立三等功1次,培养出20余名带兵骨干,其中有3人考学提干、15人立功入党,2015年,他所带的班荣立集体三等功。

“那年我来到昆仑山下,当兵走上云端哨卡;青春的浪漫在雪绒花前,士兵的风流在关山月下……”要是你有机会来到雪山之巅,听杨欢深情唱起这首《云端哨卡》,你的内心一定会顿时变得豪放透亮。

(图片摄影:温杰锋)

心声

比海拔更高的是精神

■杨 欢

那次高原反应,死里逃生,我也曾萌生退伍的想法,但既然身着军装,再苦再难也要一往无前。因为,比海拔更高的是精神。

云端辉煌